构图的取舍 让照片成为艺术的表达工具

“摄影师,你永远不能成为艺术家。你的一切都只是复制品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查理斯•波特莱尔讲的是摄影如何被看成是一种复制自然的手段,并展现为关于我们如何生活的记录。波特莱尔把摄影作品单纯地看待成档案。他把摄影的用处和功能降格为一种单纯的记录保持工具,而不是一种有创造力的工具,一种艺术表达的工具。  但在19世纪20年代,随着卡地亚-布勒松的出现,抓拍摄影出现了。这意味着摄影家不再进行摆拍并在拍摄人像时装置布景。人像摄影突然变得不仅仅是一种现成艺术;当时间和动作产生一个美丽的结局时,你捕捉到了那一瞬间。      卡地亚-布勒松是发现人像的猎人。他把人像摄影提升到了让•诺埃尔•杰内在他的书里称作“某些在整个世界永远消失之前,被及时拯救的东西。”卡地亚-布勒松教我们捕捉人像,我们必须等待一切各就各位的一刻,然后按下快门。      如果手可以代替眼睛讲述故事呢?Copyright Aloha Lavina.      每个人像摄影师都知道一个拍摄成功人像的普通道理,被拍摄者的眼睛必须清晰。在拍摄人像的时候,摄影师的传统是让眼睛传递神采,让面部的其余部分完成描述的任务。眼睛允许我们建立一种联系;面部则是情感的画布。